最美的司机吴斌【视频】- 一半火焰一半湛蓝 瓦努阿图-YUE摄影

【视频】| 一半火焰一半湛蓝 瓦努阿图-YUE摄影
瓦努阿图 | 一半火焰一半湛蓝

摄影 | YUE 文字 | YUE
当我第一次和爸妈说等学校放假,我计划去瓦努阿图旅行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国家在哪...?好像在奥运会开幕式上听说过这个国家?再当我说计划一个人去的时候,爸妈的反应稍有迟疑但他们依然支持我的想法和声大调。后来想想,瓦努阿图之行也是我成年之后,第一次一个人的自由行,有着未知,也充满惊喜。
南太的秘境,瓦努阿图,一个位于南太平洋的神秘岛国。曾被Lonely Planet推荐为十大旅游必去之地,也曾被评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很多人或许没听过这个国家,或许也很难有机会去这里旅行,这些在我看来也都是吸引我的地方。终年喷发的伊苏尔火山,清澈湛蓝的太平洋,世界上的两个唯一,火山邮局和海底邮局,都让这个避世的天堂散发着她的光芒。
生活着美拉尼西亚人的瓦努阿图,对中国人免签,然而对国内的朋友来说,并不太方便,因为没有直达的飞机。如果从国内出发,可以选择在斐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转机,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在澳新转机需要留意一下相关的签证信息。那么在澳新的朋友就非常方便啦,直飞瓦努阿图的首都维拉港,这也是让我在放假的时候选择去瓦努阿图旅行的一个原因。
瓦努阿图有三种官方语言,英语、法语和比斯拉马语。瓦努阿图也有自己的货币 ––– 瓦图。旅行的时候最好备足现金,因为基本上都刷不了卡。人民币、澳元和美元都可以兑换瓦图,听说用澳元兑换的汇率好些,澳元大概在1:80左右,人民币约为1:16。机场有换汇的地方,首都维拉港市中心也有换汇的场所,需要注意的是市中心的换汇场所,周末可能会关门,因为这是我的亲身教训,周六抵达维拉港在机场换了一些,剩下的澳元准备在市中心换,结果,门都是关着的。幸好机智找到了一家华人开的超市,跟店老板换的汇。如果有朋友遇到这种情况可以去找一找华人开的饭店或超市试一试。这个是瓦图,新版的手感跟澳元差不多。

因为我是从澳大利亚出发的,所以就说说从澳出发的tips。瓦努阿图航空,澳航和维珍航空都有从悉尼和布里斯班出发的直飞维拉港的航班。而我也一如既往的选择了澳航,毕竟是一个人前往,出发前做了不少准备,精简了行李,就这样踏上了一次探秘之旅。
在飞机上快降落维拉港之前,机组人员发了入境卡,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国家的入境卡上还有广告的,真的让人觉得挺有趣。下了飞机,入境很快,拿着返程机票单,瓦努阿图的工作人员看一下,敲个章就过了。机场很小黄家正,可以说很是简朴,有两家通讯公司,一家是Telecom Vanuatu,简称TVL,还有一家是Digicel,记得办卡的时候要free sim卡。网的话不要有任何的奢望,能连上微信,能用Google查一下信息和地图,我觉得就可以了,来这也是希望自己可以脱离一下现代化的文明。当我换上电话卡的时候,发现手机左上的运营商写着“SMILE”,这个细节也让接下来我在瓦努阿图的日子颇受感触。

这就是首都维拉港的机场,一出机场,我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扑面而来一股瓦努阿图的气息。门口一般都有公交车,公交车的车牌都是红色的“B”开头,车子很破,像那种好老好老的七座金杯,还要再老一点石子坚。据说坐公交有两种做法,一种是上车不问价格直接说目的地,然后给司机150瓦图/人,这个也是当地人坐公交车的做法,还有一种做法就是上车前谈好价格,但这个一般就看司机要了,我碰到过要500瓦图的,也有要1000瓦图,怎么有那么一丝抢钱的味道。因为我是去Hideaway Island,路程较远,所以价格会稍贵一点。

我在维拉港的住宿定在Hideaway Island Resort,这里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使用的海底邮局的所在地。
去Hideaway Island Resort必须要坐船,因为是一个离岸的小岛,度假村提供来回的轮渡服务。如果是在酒店入住的话,来回轮渡都是免费的,如果是想去岛上游玩,去海底邮局的话需要收取1250瓦图的费用,而且需要在下午四五点前离开Hideaway Island。
初见Hideaway Island,很美,天蓝水清。

下船,走上栈桥,度假区的牌子上写着“welcome”极品矿工。

办理好入住,最想先体验的便是浮潜,度假村的小商店有卖海底邮局专用的明信片。明信片上也有标识着海底邮局所在位置的示意图。

写好明信片,换上泳衣,带上脚蹼、面罩和呼吸管,便可以开始浮潜啦。

当我游到海底邮局附近,潜下去看到海底邮局时,跟我想象的,出入还是蛮大的。

之前看说,海底邮局大概在水下三米,我心想自由潜水下三米,问题不大。结果,想法很天真,现实太残酷,目测完全不止三米,再加上海浪和涨潮,我只能摸到邮局的顶,根本潜不到邮筒处,最后还是一个外国朋友的帮忙,才让我的明信片投到了邮筒里。GoPro的密之色调以及感人画质??

寄过明信片,在岛的周围随意的浮潜,不认识的鱼以及各种不认识的珊瑚组成了眼前的景象。

浮潜完上岸,天也渐渐黑了,洗个澡换身衣服,找个沙滩椅,看落日。粉红色的落日,一直躺在那静静地看着,很安静,很美好。

晚上用餐就直接在度假村解决的,很西式,味道还不错。吃完饭,度假村的工作人员点起了篝火,海滩上的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我观察了一下,好像就我一个独自一人,从未有过这样一人的经历,感觉很奇妙。
第二天,自己计划环维拉港游玩,我坐轮渡从Hideaway Island到维拉港,然后找一下有没有司机愿意送我游玩维拉港,巧的是碰到了一对也住在度假村的英国母女,她们也是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于是我们便结伴游览顺便也分摊了车费。
先去了一个保护区,里面有海龟,鲨鱼,以及当地的椰子蟹,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吃货,椰子蟹还是蛮好吃的。



然后驱车前往了维拉港一处非常有名的景点 ––– Blue Lagoon,泻湖的颜色很是耀眼。

树上拴着绳子许多人都在接二连三地往水里跳,伴随着阵阵的呼喊声。

当然,跳的最高最漂亮的还是他们那些当地人。
虽然才到瓦努阿图两天,但已能深深地感觉到瓦努阿图人们的热情,当你看到他们时,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朴实的笑容。每当给他们拍照片时,他们都会伸出大拇指。

看过Blue Lagoon,路过一个当地的小博物馆,这个博物馆里面的东西都是二战期间所留下来的。

负责人是个八十多岁的老人,他向我们讲述着这些藏品是如何发现的,以及一些相关的历史,虽然老人说的是英语,但有口音,所以只听懂了个大概。

维拉港不大,房屋都很低矮,很快便游玩完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选择徒步游览Mele Cascades,听说非常不错龙儿别传。傍晚回到了Hideaway Island,早早休息,准备好第二天的出发,因为我知道,塔纳岛才是我这次旅行的重中之重。
离开Hideaway Island前再拍一张。

从维拉港到塔纳岛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坐飞机,还有一种也是坐飞机。一种坐的是瓦努阿图航空的飞机,还有一种是“打飞的”,“打飞的”的是小型飞机,可以作为一个备选的方案。因为瓦努阿图就一家航空公司,如果遇到没有机票或者航班取消的话,便可以选择“打飞的”往返,也是一个不一样的体验。我当时想选择搭乘瓦努阿图航空的飞机去塔纳岛,回来的时候“打飞的”,可惜订迟了。从维拉港飞塔纳岛的机票费用一直都差不多。
在维拉港机场办理托运,需要注意的是,办理完登机后需要在旁边的一个窗口缴纳200瓦图的费用。大家可以看一下正在办理登机的人们,因为你们会发现在接下来的行程中,都会觉得眼熟。

瓦努阿图航空的双螺旋桨飞机,整个飞机上除了游客就是当地人,基本满载起飞。

抵达塔纳岛后,下了飞机走几步,便到了等待托运行李的地方,这也是我目前为止见过的最简朴的机场。

塔纳岛机场的托运行李完全靠人力,工作人员把行李从飞机上搬下来然后小推车运到我们面前,然后就让我们自己拿行李了。看他们搬行李的时候,发现,真的是什么都能托运。


机场的墙上有一张塔纳岛的地图,上面标着位于岛上的景点、度假村和民宿。

岛上有两家比较大的度假村,一家是White Grass Ocean Resort,还有一家是EverGreen Bungalow,其他好多都是岛上原住民部落的民宿。论饮食和卫生的话肯定是度假村最好,但我为了想体验和了解当地土著人的生活,于是计划先去当地人部落的民宿住几天然后再前往度假村,正是这个决定让我看到了许多不一样的风景。
提前订好的民宿派车在机场等我,岛上的车基本上都是皮卡,已经算是非常豪华的了。接上我后先带我去了岛上居民的一个小超市,让我买点物资,水和饼干之类的。

然后他把车加了点油,原来塔纳岛的加油站外观就是一个集装箱。

加完油后,便开始向山里进发,我选择的当地部落,离火山很近。向山里进入的路,十分崎岖不平,使让我想起了鲁迅的那句话,我们只去看他的字面意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路边一些居住在山里的人把他们的农作物放在路边售卖。

一路上,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那个心心念念的火山,心情颇为激动。
到达住处,屋主名叫Richard,他的妻子和他的几个孩子在家,他们带我去了我的住处,屋子是草屋,没有电,只有一个太阳能的小手电供我晚上使用。下图右侧的就是我所居住的屋子。

屋子比我想象的还要简单,一个树根当作凳子和一个低矮的木板床便是所有的家具,当时随手吃了一块巧克力然后就把包装纸放在凳子上,没想到过段时间一看,密密麻麻的全是蚂蚁,也算是让我涨了一智。
虽然环境较为自然,但风景却是没得说,站在屋前就可以遥望火山。

然后屋主人带我参观了一下他们的住所,这个屋子是厨房和餐厅。

这个藏在树木丛中的小屋就是洗澡的地方,我进去看了一下,地上只有一个小水管。

他们家一共有两间屋子提供住宿,幸运的是,另外一间屋子住着来自法国的一家三口,这间屋子是他们的。

参观的时候,能听到远处伊苏尔火山喷发的阵阵轰鸣声,参观完他们的住所后,便赶紧拿起相机拍了火山的照片。虽然隔着这么远,但在听到阵阵轰鸣声后,看到火山喷发后火山口冒出的滚滚浓烟,还是让人非常震撼,不免让我对接下来的登火山更加期待。

于是我便和Richard说,我计划今天傍晚登火山,下午的时候,他开皮卡把我送到了火山脚下,因为火山是由火山脚下的一个部落掌管,所以他只能把我送到那。登火山的费用有的是由他们收取然后交给火山脚下的部落,有的是让你自己到现场去交,所以在去之前谈价格的时候要问清楚了。
登记完信息,各个国家的人都要拿着各个国家的牌子,所以我当然是选择中国啦。


当时到达的比较早,还没有到举行仪式的时间,所以我就在里面四处走走看看,拍拍照片。


当我坐在举行仪式的场地里时,陆陆续续的来了些许人,各个国家的都有,只有我一个人坐在一排,正当我以为今天登火山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时,看到远处走来了两个小姐姐,后来一聊发现还是学姐,真的是非常非常巧了。
听当地人介绍说,仪式有两个目的,一是请求准许我们上山,二是为大家祈福。整个仪式都要把帽子和墨镜等物拿掉,以示尊敬,整个过程感觉非常的神圣。仪式结束后会有一段当地文化的表演。

表演结束后便会向我们一个个的献上花。



之后大家就可以乘坐统一的皮卡上山啦。毕竟皮卡车里只能坐两到三人,大部分的人都得坐在皮卡后面,敞篷式皮卡,颠簸到你怀疑人生。上火山的路,我觉得这个不能叫路,就是七拐八拐的一个坡接另一个坡,然后两个陡坡之间垫上些大石头,一定要坐稳抓好,不对,抓好就行了,想坐稳有点困难。
车只能开到下图的这里,然后向导会带着我们走到火山口。下车的时候我有些迫不及待,因为它,就在那里。

路过世界上唯一的一个火山邮局,把明信片投进了信箱。

当向导带我们走到火山口后,便判断了一下风向,然后再选择带我们前行的路线。当时的伊苏尔火山声音低沉,彷佛在积蓄着能量,真的是太震撼了,先拍一张全景。

一阵微微的轰鸣声已让人群欣喜不已。

轰鸣声过,阵阵的浓烟。

接着,慢慢的,伊苏尔火山彷佛已经积蓄好了能量,准备好了一次大的喷发。这一刻,彷佛大地在咆哮,大地在颤抖易文科。


来不及反应,伴随着轰鸣声,在你眼前迸发出的岩浆,是让你感到震撼,还是让你畏惧自然的力量。一切如梦幻般,伴随着远处的日落,然而身后却已渐渐的繁星满天。头顶是银河,脚下是炽热的熔岩,伊苏尔火山就像是一场永不落幕的上帝的烟花。

这个视频是人美心善的小姐姐当时录下的。

下山的时候,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带着依依不舍的心情离开了火山顶。在下山的途中,无不都在谈论着刚刚的所见所景,司机把各个游人都带回了住所。回到住处,他们在等着我回来,给我准备了晚饭。说实话,绿色的,猜是四季豆?白色的,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啥,味道嘛,一言难尽... 那一家法国人已经就寝,屋主人和孩子都看着我吃饭,不吃觉得不礼貌,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吃了。

本来想晚上拍个火山银河,可惜吃完饭就下起了雨,于是,便只好回自己的屋里。白天的那个太阳能小手电派上了用场,上床之前铺了一下床,毕竟全是虫子,死的活的都有,看到此景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是不管我怎么铺,过段时间依然会有虫子爬上来,后来我也索性就没管了。
躺在床上,远处火山的轰鸣声伴随着雨滴在草屋上的声音,难以入眠。老鼠,各式各样的虫子以及一些小的爬行动物在床边,没有电,住在如此原始的自然环境中,对于从小在城市长大的我而言,是从未有过的体验,虽然对我来说有些恶劣,但这却是当地人每天的生活,为什么他们依然觉得自己很幸福?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但看到他们的生活环境与条件,为什么他们依然每天面带微笑?一想到从小到大的我,却依然不知道知足。那个晚上,让人心静,想了很多很多。
早上四点半起了床岫岩天气预报,准备拍日出,夜里醒了好几次,没想到小屋还漏雨。日出的伊苏尔火山,格外美丽,各个颜色交替出现。



在拍日出的时候,法国那一家的爸爸最先起床,看完日出后,屋主开始准备早餐,而他也回屋叫他的儿子起床。
这是整个屋主家里可以充电的地方,位于餐厅里。

屋主提供的早饭有奶粉、咖啡、饼干和面包一类的食物,我吃这类还是ok的,幸好不是昨晚的那碗吃的。

早饭和他们一家聊天才知道,他儿子叫Louis,是他们的小儿子,他们的大儿子和我差不多大,还在法国上学,他们在带着小儿子环游世界,下一站是新西兰。Louis吃饭的时候还比较害羞,但吃完饭和我玩的时候,是个镜头感很强的小朋友,一直缠着我给他拍照片。

都不用我说,一直在换场景,一直在摆pose。

后来还邀请我在他们的屋那给他拍照片,每次拍完一张,他都会飞奔过来检查我拍的如何,很是可爱。


屋主家里还有三个小男孩,都比较腼腆。屋主告诉我说,家长决定把孩子送到岛上哪里上学,因为学校分英语和法语,所以各个部落里的小孩子有的会说英语,有的会说法语,层次不齐。


这些孩子都是只会说英语的,而Louis的英语很差,只会说法语,所以后来玩游戏的时候,我也是穷尽了我的所有法语知识来给他们翻译。Louis在这些孩子里,完全就是一个大哥级的人物,孩子都听他的指挥。虽然他们都听不懂Louis在说什么,但还是听他的话。


本来我的白天有在附近徒步游览的计划,后来我取消了当天的计划,在部落里陪他们玩了一天,很有意思,虽然他们腼腆,但脸上一直都带着笑脸。

有时会看到路过的其他部落的孩子,由他们母亲带着。看到我时邓州信息港,眼里都充满了好奇,正如我看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母亲都会叫他们给我一些当地的水果吃,礼轻情意重,这个举动也让我颇为感动。

第二天的晚上也拍到了要拍的照片。

后来法国的一家人要去机场飞回维拉港,我也准备前往岛上的度假村了,于是我和他们一起离开了部落。短短几天,当地的部落居民所让我感受到的,体会到的,难以忘记。
本来准备订在White Grass Ocean Resort,可惜已经满房,所以就选择了EverGreen Bungalow。景色还是很美的,琴葛蕾有自己的海滩。

然而事实上,我的大部分活动时间都是在White Grass Ocean Resort。White Grass Ocean Resort环境很美,活动的范围也大了许多。





当时自己便决定晚上在这里拍落日,拍完落日在这里吃饭。

这里的落日景象只能有一个“美”字来形容,甚是惊艳。


度假村的海边有一个栈桥,供人们出海或者是潜水。

在海边漫步的时候,看到一辆吉普车停在海滩上。里面的人正在做着潜水的准备。


站在栈桥上看着落日,迎面而来的微微海风,让我既是在拍照,也是在享受。

晚上吃完饭,一个人坐在海边,面前的海比在Hideaway Island的更加宽阔,一望无际。看着身后餐厅里三三两两的人群,自己突然涌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个感觉或许只有当你一个人在如此安宁的环境下旅行才会有的感觉。回到自己住的度假村,网很慢,连上微信都也时断时续的。整个外面空无一人,自己便也回到房间,早早休息。
第二天,我订了一个去探访岛上原始部落的行程,探访的部落名叫Kustom Village。一行六人,来自新西兰的一家三口和一对澳洲夫妻。部落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人会说英语,带领我们参观的是其中的那位年长的男性。

一进部落就发现部落里的女性都在劳作和带孩子,男性则坐在树荫下乘凉。


他们做了一些用当地农作物做的吃的给我们吃,这个也是平时他们部落人们吃的东西。整个做食物的过程挺有意思,用的东西也是非常生态了。





系上用叶子包裹着的食物后,把它放在了已经用火烤热的石头里。

整个过程还是很快的,没一会儿,他们就把吃的从石头中夹了出来。


把吃的用一个木制的小刀划开。

然后把吃的放在了一片树叶上,树叶放在一个用一个植物编成的碗里,叉子也是现做出来的,一切都是非常原生态了。味道嘛,你应该不会想吃第二次... 不吃的话可以给部落里的小朋友们吃,我发现他们很喜欢吃这个。

品尝完他们的食物,部落的人带着我们参观他们部落,走走停停,只要给他们拍照时,他们的脸上都会露出笑容。


这时,部落里的一位男性走了出来幻奇系列,一句话没说就为我们表演了一个钻木取火。动作很快,估计这个技能对他们来说,就像我们平时吃饭用筷子一样,那么简单。


看完钻木取火,部落里的人给我们表演了一段他们的舞蹈,女性在旁边唱歌,男性围成一圈跳着舞。你可能会发现他们男性的衣服比较... 但这就是他们部落人平时的穿着。

当我们一行人要离开这个部落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小宝宝,呆呆地望着我。很可爱,鼻涕还挂在脸上。

在从部落回度假村的路上,正好碰到岛上的农贸市场正在开放,因为每周只有特定的那些天,农贸市场才会有人。于是我们便下车,看看他们的农贸市场是什么样的。

有一些东西可以认出来,有些蔬菜就完全不知道是什么。逛农贸市场时发现,都是一些女性带着她们的孩子,鲜有一些男性的身影。而且大家都坐在树下三三两两的聊天,或是在睡觉。看到有人看面前的摊位时,从来不吆喝,只有当你要买给她们钱时,她们才会过来,完全就是随缘型买卖啊。

当地的花生蛮好吃,可以买点尝尝。

农贸市场的对面就是海边小码头,当天正好有船停在那里运送物资。

人们都坐在树下,或站在那里,聊天。看他们的表情,感觉他们每个人都是非常开心的样子。

回到度假村已是下午,自己拿着书躺在海边的椅子上,完全没有任何人的打扰,耳边只有海浪的声音。十分的安宁,也让自己的心十分宁静,自己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脱离世俗的喧嚣,摆脱外人的打扰,眼下只愿让自己沉浸在这慢节奏的悠闲的时光里。
当我回味那晚登火山的时候,觉得还不满足,于是便准备再登一晚的火山。因为每天火山活跃的等级是不一样的,而且每天的风向也不同,所以可能每晚在火山口的位置也不同,这样的话就可能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象。虽然上次登火山的时候,我拍了很多令我满意的照片和视频,但是我的脑海中突然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为什么不拍一个火山喷发的延时摄影呢?于是这次登火山,我便把目标定为拍摄火山的延时摄影。
登火山前的步骤还和上次一样,当时,向导第一时间认出了我,问我是不是上次看的还不过瘾,然后我就跟他说了我的想法。登上火山口后,他把我带到了比上次更近的距离,这个地方,也让我亲眼看到了火山底部正在翻滚的熔岩。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我更是震撼,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喷发出的熔岩,让我觉得彷佛就要落在我的头顶上。我赶紧架起了三脚架,随口问了句站在我旁边的向导“safe?”(安全吗?),他说“It's a volcano. Who knows.”(这是一座活火山,谁知道呢) 。当时听完,我一时语塞。

拍摄时间一共用了约一个半小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从日落拍到了黑夜。虽然过程辛苦,还要忍受火山喷发的难闻气体,但我觉得还是很值得的,是一次令我非常非常难忘的体验。几百张的照片回去做成了30秒的延时视频,落日后的伊苏尔火山才有一些稍微大一点的喷发。

晚上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度假村,吃了个晚饭,尝了瓦努阿图当地生产的啤酒Tusker,味道都很不错。


上午起床,走到White Grass Ocean Resort,清晨的阳光配上海风和椰树,倍感凉爽。




白天的栈桥,海水退去。

坐在餐厅吃饭,眼前的海景,虽是一个人,但依然很惬意。旁边一桌是来自威尔士的一家四口,因为他们的女孩曾在中国上过大学,所以还有蛮多的话题。点的吃的,都是上午当地人出海钓的鱼,非常非常的新鲜。

当天下午,我计划再去探访一个原始部落,名叫Black Magic。也是一行六人,来自新西兰的一家三口,巧的是这一家三口你们看到照片一定会觉得眼熟,因为那张正在办理托运的照片里就有他们的身影,还有两位来自南京的朋友,在这个地方遇见了说中文的小伙伴,感觉十分的奇妙。
在去部落的路上,途径一颗巨大的不知道有多久的古树。

进这个部落的第一个环节叫“brave”,“勇敢”的意思,部落的人把我们当作入侵者,向我们展示了他们如何发现敌人,恐吓敌人以及防御。讲的简单点,就是会突然出其不意的吓你一下,哈哈哈。下图中树里藏个人,大家可以找一找。


我发现当地的人很喜欢表演钻木取火,一声不吭就突然表演钻木取火。这个是他们向我们展示这个叶子非常柔韧,几片叶子叠放在一起就能抬起一个小孩。

部落里有许多苍天大树,孩子也就在树枝间来回玩耍。

这时,向导向我们展示了这个东西,大家可以猜一猜这个是干啥的,有想法的可以在文章最后留言,到时候我会公布答案。给大家一点提示,一定要放开了想。

介绍完这些之后,部落的人们载歌载舞,好一幅热闹的景象。

最后部落的人让我们尝当地的特色饮品Kava,这个Kava也是很多人来太平洋岛国必尝的特色饮品,我喝完不是很想喝第二次了...

喝过Kava,我拿着相机给部落的人拍了拍照片,然后互道再见。

中途发现了一个一直在吃手手的小可爱滴草由实。

回去后,天色还未渐晚,又是一个一人欣赏落日的夜晚。




毕竟这是我在塔纳岛上的最后一个夜晚,看着景色,非常不舍。
讲不出再见。

深夜,难以入眠,一个人用相机坐在沙滩上拍银河。中途有一次和保安的对话让我感触很深最美的司机吴斌。当时我在拍银河,走来了一个度假村聘用的当地人保安,他看我在拍照片就过来和我打了个招呼。整个海滩就我们两人,他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我说“布里斯班”,他说他没有听说过,然后我说“是澳大利亚”,他说这个他听说过。过了一会儿,他说“有机会去澳大利亚看一看”,我说好啊,然后他问我“是不是下了飞机问一下你的名字就能找到你了?”,当我听到他说这句话时,顿时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漫上心头。
信息和交通的闭塞,物资的匮乏,在我们眼里的种种不利因素,但是他们一直生活在这里,依然生活的很快乐,很单纯,然而这些都是让我可望而不可及的。

清晨起床,在离开塔纳岛之前,我还有一个计划,就是跟着当地人出海,看海龟。坐着当地的独木舟,一个当地人在海里做向导,另一个当地人划船。一行四人,除了两位当地人,还有那位来自南京的小伙伴。
这个独木舟,下船容易,上船难。每次上船都是划船的那人把我从水里拽上来的,感觉就像是他们捕鱼,把鱼送海里拎上船似的。

他们把船划到很远的地方,然后就让我们跳海了。我呢,就负责拿着GoPro,跟着向导找海龟啦。当地人的水性太好,一个猛子就扎下去了,自己剪了段当时的视频。


看过海龟,上岸就收拾下行李然后前往机场,准备返回维拉港了。在塔纳岛机场办理登机的时候,第一次见到登机牌是手写的,连座位也是那个人大笔一挥,很是有趣。

其实塔纳岛还有一些地方很好玩,比如说 ––– 蓝洞,一个非常有名的天然的蓝洞,但我没有选择前往,因为我旅行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会故意留下一些好玩的地方,以让我下一次来的时候超级方程式,再前往。
维拉港还有一些很好的地方,比如说Iririki Island和Warwick。如果对潜水很感兴趣,那么瓦努阿图的桑托岛将会是你的目的地,因为那里原先曾是二战时期美军的一个军事基地,潜水可以看到许多沉船的遗迹。
瓦努阿图的这次行程,让我难忘,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就是这篇文章的题目牧宋,“一半火焰龙虎戏凤,一般湛蓝”。当地人们的微笑给我留下了太多深刻的印象,以及见到你都会主动的和你打招呼。
从我抵达到我离开,我一直在问自己,这里这么贫穷,为什么这里的幸福指数这么的高。这里孩子们看到我时的那种新奇的目光也深深的感动着我。

瓦努阿图,让我记忆太深,不止是伊苏尔火山,不止是太平洋,更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他们的每一次“你好”,他们的每一次笑容。
在瓦努阿图没有什么自己的照片,可能是一个人旅行,拍人拍景却忘了自己。这一张照片是在探访完一个部落后留下的。

或许很久一段时间,都不会有任何地方能超越瓦努阿图在我心中的地位,因为她是那么的遗世独立,出落凡尘,举世无双。
YUE
摄影
YUE摄影长按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