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幻想7圣童降临【视频】- 冯大辉Fenng:我用创业对抗AI时代的信息噪音 - 盈动·私享课 良讯-良仓加速器

【视频】| 冯大辉Fenng:我用创业对抗AI时代的信息噪音 | 盈动·私享课 良讯-良仓加速器

这年头,能说两句的人很多,但说得深刻,能带给人触动的很少。在碎片化信息满天飞的当下,良仓加速器合作伙伴盈动资本,辟出一片净土,邀你享受一场完整的思想盛宴,带给你一些不一样的触动河南宏力学校。

盈动·私享课本期嘉宾:冯大辉/Fenng
无码科技创始人,微信公众号「小道消息」出品人,Oracle 数据库专家,知名技术博客作者;曾任支付宝架构师,某医疗互联网企业CTO。
以下为盈动系CEO冯大辉在私享课现场的演讲视频,enjoy:

我用创业对抗AI时代的信息噪音
冯大辉
大家好,我其实最怕这样的演讲场合,因为那个灯打过来什么都看不到,心里压力大极了。
来之前也想过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要讲什么呢?其实我还没有完全想好。这个话题说实话是临时引出来的,但也确实思考了一段时间。“在AI时代,我们应该如何获取信息?”
在座可能有不少朋友以前知道我,因为我在互联网上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至少我是一个对现实很不满的人,所以经常会发一些牢骚。当然发了很多牢骚之后鼎新机场,我终于自己动手也来创业一把。然后很多人就在看,这哥们终于创业了,我们终于有机会看看他的笑话了。
还好我前面还有罗永浩这样的创业前辈扛着,很多时候大家只要把他当成一个大靶子就可以了。有时候偶尔也会提「比如冯大辉这样的李谷一简历,将来也和罗永浩一个下场」,这样就会有很大的压力。我的投资人也经常会有压力,还好大象对我比较认可,投出了很认可的一票。
我也不知道你们想在这个场合听什么成都义散,就按照我的逻辑讲一下吧。现在已经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了,我以前是做数据的,纯技术的事情。李宇菲做了很多年之后,观察到每年会产生大量的数据,这个数据在以指数级增长,然后产生大量的信息,这是真的第一次到了信息爆炸的时代。其实在我刚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很多专家、科技界的前辈在喊着说:信息爆炸的时代已经来临,然后人类要怎么面对这个时代。喊了将近20年,20年之后,我终于看到了,信息爆炸的时代来了。
今天有一定经济基础、技术基础的人,几乎可以获取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信息。以前我们不可能获取到的,比如说在俄罗斯某一个档案馆里的信息,或者在美国某一个博物馆里的信息,或者某一个公司里,它的某些商业数据。但现在只要你想办法,这些东西都是可以拿到的。我们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机会,有这样的场景去了解这么多的信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我们离这个世界的真相是越来越近最终幻想7圣童降临,还是越来越远。
前一段时间杭州发生了一件惨案,至少是中产以上的这样一户人家里遭遇大火,主妇加上三个孩子都遇难了。然后我就看到整个互联网上有各种各样声音,有很多传言剑神龙逍遥。有来自正规媒体的,有来自街坊邻居的,有来自自媒体的,来自内部消息的,方方面面的信息。这个传言我看了之后就很惊慌,因为我不知道究竟什么信息是真的李纳斯。
我唯一能够知道的是(甚至在这个事件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那个保姆可能是一个纵火者。但其它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个事件今后会是什么样,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家人最终会丧命。因为这个事情和我自身也有关,我就生活在杭州,住的楼恰好也是高层,但(房价)没有人家那么贵。只要是高层(楼房)就有可能失火,只要失火就有可能没有逃出去。也有可能消防拴没有水,也有可能在某地方就一直困在那儿……
我不知道整个事件真相是什么,如果我是一个调查记者,我跑到现场去找到很多人,每个人都不能确定这个事件的真相。大部分人看到的只是他想看到的信息。有的人仇富,有的人痛恨各种社会不正常的现象,还有人觉得开发商是坏蛋,还有人觉得是保安不力,还有人觉得背后有什么阴谋,各种各样信息都会出来我不知道离这件事情的真相是近了还是远了。
更有趣的一件事情,美国总统川普当选。损失比较大的一个中国人是我。我在网上竞选结果没有出来之前和很多朋友打赌,如果你们觉得川普当选,我会输给你们钱。如果赢了,你们要把费用给我泡泡鸟。结果我是大输了一笔,输了之后让我非常震惊,不是说(因为)输了多少钱,而是我一直认为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我觉得我还是一个信息不那么闭塞的人,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信息,或者通过数据的方法去追踪,去找。
最终这个结果完全出乎我的意外,很多天里我被这个事情搞糊涂了,想尽各种办法去找,为什么川普能赢,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觉得川普一定会输雪鳞锋,希拉里才会赢。那么多的媒体,那么多所谓的专家,他们都输了。这已经是好久没有出现过的现象,至少在互联网发展起来的这么多年里,这才是真正的分水岭。它不像英国脱欧一样,大的趋势已经在那里。川普当选,背后还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我们在这个过程中看到传统的报纸,各种传统的媒体,报道的全是倾向于希拉里的声音。然后国内又有各种各样假消息,这些假消息混杂在其中。讨厌川普的人,他看到的全是针对希拉里的正面消息,或者针对川普的负面东西。有的人看到的是另一个方向,有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个,只是看网上猫猫狗狗的信息。我们不知道在美国大选当中背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座很多朋友可能觉得,美国的事情跟我们又没有关系。可是跟我有关系,因为我输了一笔钱,所以我要想办法找一找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东西。
我梳理了一段时间,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个世界上我们面对着的互联网,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它不像以前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现在,又到了各种专家所说的,各种媒体所宣称的那样,我们马上迎来了一个AI的时代。我不确定AI的时代(持续)有多长,它是不是像我们说的尧山滑雪场,是不是AI会毁灭这个世界。或者它只是一个噱头,只是风口上的热词而已大汉骑军,实际上改变不了什么东西。
我看到作为一个新兴的技术,或者作为一个传统的技术金刀大汉,作为一个新形态的技术也好,对在座很多人来说,都会改变我们的思维,改变我们能看到的东西,改变我们的认知,其实它在侧面改变这个世界。这里不可避免的提到一些公司的名字,国内的百度、今日头条,还有很多在AI上,在这些先进技术上投入很大力量的公司。
他们手里这些东西挺可怕的,它的技术训练得越好,就越是提供这样的信息大粪。你每天早上看到的就是杭州哪个小区里发生了惨案,哪里发生了抢劫的事件,哪里发生了花边的新闻。如果你越想看这些东西,由于它的算法实在是过于“好”,我不知道这种事情要不要加引号,但我看到越多这类的信息。甚至把你没有意识到的心里喜好推给你,你会在上面消耗大量时间。它就像一个游戏一样不断训练你,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可能还好(摆脱),可能因为我们成年以前互联网还没有发展得那么好。
而对于一个小孩子,如果一个小孩子一不小心打开了类似今日头条的东西,每天有各种各样信息推给他,他不知道真实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以后可能不知道有推特,有谷歌,可能知道中国最好的公司就是百度,就是阿里巴巴,就是今日头条。他想到的就是到淘宝上,淘宝对他进行了各种各样精准的信息推荐,能够买到非常便宜的、符合他喜好的东西杨德民。他去百度上搜索到的信息,也完全是针对他个人进行不断的拟合,不断的优化之后推给他的东西。这时候恐怕已经很少有人能从这些巨头手里把这些用户抢过来,让他感受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其它的他应该接触的一些事情。
正如除了色情图片,还有艺术的图片,他应该看到。除了网络上的小说,也有可能更多的小说,他应该去了解一下。除了那些互联网公司不断定制给他的冷笑话、小视频和各种段子,对成年人来说不那么严肃的东西,他也应该接触一些严肃的东西。例如一个人长年累月看新闻联播的话,也要到正常的互联网上看看某个地方可能有水灾,某个地方有强拆的事情,某个地方有一个新的活动,有各种建筑之类的东西。
对于这个现实世界,我们有没有机会去改变它?
这是我非常担心的事情,也可能是杞人忧天。前面有嘉宾演讲说到,我们要不要考虑这些事情,还是说就创业得了,赚一点钱刘思琦,然后自己赚到了钱,团队赚到了钱,投资人赚到了钱。等我们有了力量,再去改变这些东西。作为一个创业者,我总觉得心有不甘。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没有向一些不对的事情拿回一点点,或者抢夺一点点该拿到的东西,可能以后会后悔的,可能会错过这个机会周防尊,也可能根本没有机会向别人讲,这个世界应该不是这个样子。
一些互联网公司的情况可能更加严重,这个“严重”是我去年下半年被震惊的一部分。恰恰是川普在Facebook、Twitter这些新兴媒体上,以及通过Google做广告,通过这些地方赢了(大选)。我在想一件事情,这些人,比如Google的CEO,Facebook的扎克伯格,在大选落幕之前有没有判断出这个结果?他从自己的网站上得不到这些倾向吗,比如说扎克伯格,他不知道Facebook上有很多信息是假的吗。一种天真、非常可笑的想法是,扎克伯格真的不知道,他每天看到的东西都是针对他优化过的。Facebook针对他个人优化的信息,导致他看不到其它东西。他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他认为希拉里就会赢,他认为Facebook做的很多事情就是好的。Google当然也不可能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如果再投射到国内的互联网公司里来。比如说李彦宏,比如说其它一些人,我就不点名字了。
我认为他们可能也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每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李彦宏每天的个人兴趣,据我了解,就是跑到贴吧里弄点花花草草,他在业余时间也不太可能到微博上刷一刷,看看微博上有多少人在骂百度,这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把自己掩盖起来就好了,把自己躲开就好了。一个人每天为什么要看那么多让他不开心的事情,看那么多让他有压力的事情,看那么多让他有道德负罪感的东西呢,他躲开就可以了。
这只是我想出来的一个场景,当然李彦宏很可能实际是另外一个样子。我想出来的场景和行为,恰恰是在座的这么多朋友,或者整个互联网网民里绝大多数的人,一个心里的常态。我本身就有这么大的压力,为什么要看各种各样的东西?就看一点轻松的,我喜欢的。我不需要为杭州那一户人家操心,不需要为其他人操心,不需要为周围团体操心,甚至不需要为自己的公司操心,只要为自己操心就可以了,就可以过得不那么难受。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变成这样的话,我觉得太可怕了。在座大多数有创业想法的人可能也不会创业了,因为创业完全是一个逆向的过程,就是让自己遭罪,就是让自己做一些非常难的事情,做一些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人成为创业者。
如果我是一个创业者,如果我没有意识到这类信息对我造成的干扰,那么我在朋友圈里看到的赵怀安,我在微博上看到的,别人发给我的各种各样信息,可能都是关于这个行业,这个领域的东西。一个做机器人创业者看到的都是这类所谓前沿的信息,一个做媒体的人看到的都是整天媒体圈子里传的各种各样东西,他对其它东西已经无能为力了。慢慢的就会让他觉得看到的就是这个世界的全部,而且越来越真实,越来越细微,越来越密集的东西全部传递给他,这时候会出现较大的偏差。最后偏差大到,就像川普可以变成美国的总统,就像我们今天所面对的各种各样不大可能出现的压力一样。你搞了一个网站,然后这个网站可能明天就要关掉了,因为某些资质的问题,因为某些法规的问题,敏感的信息被掐掉了。
然后又有那么多旁观者,又有那么多媒体爱的废墟,自媒体,在生产各个行业各种各样大量的信息和声音。最后导致我们可能真的,要么不想看,要么每天沉浸在里面。
最后再抛出来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我不会有很明确的答案,但我需要能够去想一想。我们在现在这个时代,究竟还有多少可能性,多少办法,一些工具也好,一些解决方案也好,我们将如何获取信息,如何正确的获取一些我们应该看到的信息?
张小龙有一句话,他希望用户用完即走,不要沉浸在里面。我觉得用完即走还是功能性的东西,有没有可能让用户看到一些经过干预星动烟火,但也是客观公正的东西。我们前段时间做了一个产品,这个产品就是团队的实践,也是出于我自身的需求。我们知道中国互联网每天会产生各种各样的行业信息、新闻,融资的信息,各种软文,公关稿,各种媒体的骂战也好,等等信息。这么多信息里,究竟哪些信息是我想看的,我不想在朋友圈里被分享。我不想接受某些工具的推送,也不想看到所谓人工智能,所谓的算法,精准的优化给我的一些东西,我不想看那些。我只想看到,它就像一份干巴巴的,一个正常的,按照时间线发生的一些事情,我需要知道这些事情就可以了。
比如说我知道某一家公司真的发了大的产品,就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某一项技术取得了新的突破。某个创业公司真的融了一笔资,这里我希望把软文,自媒体产生的各种各样其它没有必要的噪音去掉,把那些情绪化的东西,把那些可能是假的东西,把那些根本不应该在行业里存在的信息过滤掉。最终看到的,这是我自己需要的。如果这个实验可行的话,意味着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上做一个(这样的产品),不希望用户在这里被我用算法算来算去,太痛苦了。也不希望他在这里沉溺一天时间,只为了看那一点点信息。我不希望他被太多的观点所左右,希望他看到的就是一条信息,他不是看意见,不需要别人帮他去想,不需要别人暗示他。
非常有趣的是,在现在这个环境,我选了很久的行业,唯一一个比较安全的就是TMT行业。它远离各种不可抗的因素,远离一些我们控制不了的东西,它产生了足够多的内容。现在我带了一个小团队在这个方向上做一些尝试,今天讲这个东西,大象坐在下面,他是投资人,我特别有压力。投资人给了钱。(做了)这么久,做出一个相对小的东西,又相对理想化的东西,希望我分享之后,大香不要把钱拿走就好。这是个很小的一个工具,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看一下,Readhub。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大家可以继续看今日头条、看微博、看百度,我认为没有问题。
只要我们做得好,我相信会把一部分用户拉过来。当我们和一个足够庞大的巨人、足够坏的东西尝试去对抗,如果打不过它,我觉得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做得还不够好赵侗。我也不会选择用更坏的方法对待它,也不会用非常的方法对待它。我需要用一个朴素的,一个正常的,一个能够被我内心所接受的方式做一点点改变顾渚紫笋,这个改变叫做创业。
谢谢大家。

和有意思的人,做有意思的事儿;和有思想的人,创造认知的高度。这是良仓加速器,和小良所有的小伙伴聚在一起的原因。
现在,我们正在通过“2017阿里巴巴诸神之战全球创客大赛”这个平台,寻找更多有意思的思想同盟者。如果你是,请点击“阅读原文”,归队吧!
来源:盈动资本

良 仓 加 速 器
让创业不再孤单/让创业更加简单/让创业变得好玩
杭州市余杭区良睦路1399号梦想小镇互联网村23/25号楼

良 仓 加 速 器
创 业 首 选 孵 化 器
良 仓 出 品 , 必 为 良 品 !